2020 年,这 8 家公司被踢出了独角兽俱乐部 – IT桔子(爱游戏)

2020 年,这 8 家公司被踢出了独角兽俱乐部 – IT桔子(爱游戏)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独角兽 14个

↑ 点击上方蓝字「IT桔子」

每天了解一点创业投资

来源:IT桔子(itjuzi521)作者:吴梅梅 编辑:Judy


没有一个「独角兽」背后不是站着强大的资本方。

初创企业经过多轮高额融资后,当达到 10 亿美元估值这个门槛时就成为独角兽;也意味着它已经长大为一家相对成熟的公司,需要「独立谋求出路」了。

对于这些独角兽企业而言,最好的出路是独立 IPO,在二级市场检验其价值,既赢得资本回报,又收获品牌荣誉,皆大欢喜,比如完美日记;

次好的出路是被收购,通常有能力买单的只有巨头公司,并购虽然没有上市那么对成功的仪式感来得强烈,但好歹也算是创业有成,比如跨越速运被京东物流收购;

最差的结果就是行业洗牌期来临,独角兽也融不到下一轮融资,或者估值缩水,公司进入衰退期,甚至破产倒闭。

这样的企业可能也不少,根据 IT 桔子观察,2020 年就有 8 家曾经的独角兽企业已经面临估值跌落、经营困难、甚至被申请破产、濒临倒闭的风险,包括拜腾汽车、博郡汽车、人人车、易果生鲜等。

从上表来看,今年陨落的独角兽有一大半分布在汽车领域,其中有 3 家是新能源造车相关企业,另 2 家分别属于网约车、二手车电商行业;另外,还涉及到电商行业和金融、区块链行业。其中,过往估值最高的是比特大陆——胡润财富在 2019 年给出其估值高达 800 亿美元。

以上独角兽大多成立于 2010 年以后,成立时间最短的是 2016 年 11 月创立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博郡汽车;从成立到变身独角兽历时大多也需要 3 年左右的时间,其中用时最短的是拜腾汽车——成立 1 年半估值就超 10 亿美金了;但成为独角兽后各自的境遇就各不相同了,有的在榜时长仅仅 1 年多,就经历风云变幻,有的在榜 6 年之长,后来也没撑下去。

无论新能源造车,还是比特币,这些项目无一不是近几年来诞生的新风口,资本的疯狂下注造就了一批批独角兽。然而当行业加速洗牌,市场风云变幻,政策从利好走向利空,资本由热血涌入变为理性观望,多方面因素的持续叠加影响下,一个个独角兽轰然倒地。

比特大陆:创始人之间矛盾激化、内斗严重

没想到,除了当当李国庆外,「抢公章」类似的戏码居然再次在科技创投圈上演。

2020 年 5 月 9 日,比特大陆合伙人詹克团正在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领取公司营业执照之时,却被该公司创始人吴忌寒抢夺——媒体描述的当时现场是「被一群不明身份的大汉从工商行政人员手中抢走。」

到了 6 月,詹克团采用同样的方式「回抢」——「詹克团携众保安,撬锁进入北京比特大陆办公楼,并发表致员工和股东的公开信,呼吁全体员工返回办公室办公。」

这还没完,7 月份吴忌寒发了一封公开信,痛斥詹克团「自我膨胀,夺取政权、威胁员工、非法变卖公司资产(超算服务器)、控制公司官方对外渠道、拔网线等」种种不端行为。

图源:21世界商业评论

现在的比特大陆也是一言难尽,毕竟管理层的内斗给一家新兴公司造成的伤害是莫大的。

比特大陆的两位创始人皆是高知分子,詹克团毕业于中科院,负责芯片技术研发;吴忌寒是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负责区块链业务;公司成立之初即采用联席 CEO、双 CEO 制。

2015 年 11 月,比特大陆最新型蚂蚁矿机 S7 量产,成为比特币矿机界的分水岭。2018 年,比特大陆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正式站上金字塔顶端,同时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最高估值达 500 亿美元。

据报道,当时蚂蚁矿机占有市场份额将近 8 成,占据绝对垄断地位。比特大陆不仅仅卖矿机,也参与挖矿,直接和间接掌握着 50% 以上的比特全网算力。

根据招股书,比特大陆 2017 年净利润超过 11 亿美元,2018 年预估净利到 22 亿美元。在众多不赚钱的新经济公司中,比特大陆让资本圈感到兴奋。

但是到了 2018 年下半年以来,比特大陆负面不断,两位创始人因「CEO 必须二选一」而矛盾激化,最后双方都做出妥协,由新的管理人员出任 CEO,但是内斗也没有停止。同时,公司上市受阻、矿机价格暴跌,以及比特币大幅缩水,比特大陆的估值瞬间从巅峰时 500 亿美金「斩到了脚脖子」50 亿美元。

再延续到 2020 年的宫斗剧情,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我们也不得不把走向不明的比特大陆移出独角兽榜单。

比特大陆历次融资信息如下:

新能源造车迎来洗牌期,2 家南京车企倒下了

新能源作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中长期来看,成长的确定性趋势明显,再加上短期内新能源补贴政策不断刺激着市场需求。

2010 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 4884 辆,到 2016 年销量一举突破 50 万辆,实现指数级增长,因而前几年风险资本对新能源造车企业趋之若鹜。

2020 年整个新能源造车行业在一级市场都处于静默期,因为资本已经开始冷静,行业到了洗牌期,只有头部新能源造车企业才有生存的希望——而蔚来汽车率先于 2018 年 9 月上市,今年 7、8 月,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也相继上市,留给其他新能源汽车品牌的机会并不多了。

其中,拜腾汽车和博郡汽车恰巧都是南京的新能源造车企业,并且其背后的资方都有来自政府的身影——如拜腾汽车得到了南京产业基金的支持,该基金背后正是南京市人民政府;博郡汽车的战略投资方浦口高投——背后的控股股东是南京浦口开发区管委会。此外,他们的最后一轮融资也都止于 2019 年。

2020 年,在疫情重压下,拜腾汽车宣布中国区从 7 月 1 日起停工停产,全员待岗,时间预计为 6 个月。

而在去年底拜腾汽车就已经显示出资金紧张的局面,根据未来汽车日报对拜腾核心员工的采访:「其对外宣称获得融资 5 亿美元,但实际只有 2 亿美元,而真正到账的仅有 2000 万美金。」

拜腾汽车历次融资信息如下:

另一边,博郡汽车的官网已经无法打开,就在几个月前,创始人黄希鸣发表了公开信,宣布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也意味着在融资未果后,博郡汽车将放弃造车业务。

根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今年 6 月,博郡汽车内部决定将由人力资源总监张畅牵头成立新公司从事咨询业务,新公司将以较低价格整体收购老公司(博郡和思致),老公司通过出售人才、数据、知识产权、供应链等「无形资产」获得资金,资金到位后优先支付之前拖欠的员工工资和垫付的社保等款项,这是博郡汽车眼下唯一的自救路径。

谁能想到,几年前的博郡汽车正是风光无两:刚成立不久即宣布投资 100 亿元在南京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2018 年底还宣布在临港产业区投资 35 亿元兴建生产基地。

博郡汽车历次融资信息如下:

斑马快跑:刚平息了一场「被破产」乌龙,过去两年并不好

斑马快跑是一家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互联网出行公司,它曾是继滴滴、神州、首汽、曹操之后的第五大网约车出行平台。

过去五年斑马快跑共进行了 5 轮融资,在 2018 年登上独角兽榜单。2020 年,斑马可能跑不动了——

根据(2020)鄂 01 破申 30 号文书,2020 年 8 月 24 日,申请人武汉普华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普华公司) 以被申请人武汉斑马快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斑马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斑马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戏剧的一幕发生了。一个月后,斑马公司向普华公司支付了垫款 25.5 万元及逾期还款利息,普华公司因丧失了债权人资格,也不再具备申请斑马公司破产的资格,为此,其破产申请未得到法院受理。

在这个案件中,我们知道斑马快跑运营主体斑马公司是「被申请破产」的,有别于其主动申请破产。这种情况其实只是债权人为了清偿债务的一种手段,不代表公司真的可能破产。

即便闹了一场「破产」乌龙,但我们还是发现在成为独角兽后的 2 年斑马其实过得并不好。

根据武汉市人社局信息,2018 年 6 月,斑马快跑因资金链断裂,经营出现困难,无力支付员工工资。截至 2018 年 12 月,该单位共拖欠 77 名离职员工工资 166.23 万元,156 名在职员工工资 447.37 万元。

2019 年 4 月,斑马快跑创始人、CEO 李佳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 年是斑马快跑发展过程中挑战最大的一年。公司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三次融资,均中途天折,「这其中包括去年底已经签约的千佳园基金 3 亿融资」。

虽然,拖欠工资的风波过去了,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除了上文提及的未及时清偿债务,斑马快跑也暴露了一些隐忧:今年 5 月,在多个路段被查出平台开展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未取得合法有效从业资格,因而公司冶屡次被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罚款。

斑马快跑是否为了快速发展铤而走险选用无证人员上岗,平台是否存在大量无证人员,他们是否会威胁交通道路的稳定,甚至乘客的人身安全,这些都是一个隐患。

斑马快跑历次融资信息如下:

人人车:砸钱买不来二手车电商的未来

人人车曾经也是一家明星企业,不光是因为它请了明星黄渤代言,其背后的资方背景阵容也很强大,既有科技巨头腾讯、出行领域小巨头滴滴,也有一线风投机构顺为资本和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还有投行高盛、个人投资者等等。

但是在今年 10 月,其创始人李健已经退出了人人车公司股东行列。坊间更有传闻,人人车正计划以 1 万港元(合人民币 8586 元)的价格将主要资产出售给李健的「老东家」58 同城,而李健本人也去了 58 同城任职,担任汽车业务板块负责人。

时间倒回到三年前,瓜子、人人车、优信铺天盖地的二手车买卖广告席卷而来,头部二手车电商平台和资本都相信砸广告的策略是「奏效」的,可以教育市场,培养消费者的习惯。

二手车交易频次低,复购率极低,做大营收只能依靠扩大新用户规模。于是,平台就陷入了不投广告就没有收入、一投广告就入不敷出、投入越大亏损越大的怪圈。

2017 年,有知情人士透露,优信二手车在 2016-2018 年归母净亏损分别为 17.76 亿元、37.73 亿元和 23.86 亿元,而 2017、2018 年瓜子二手车(后来的车好多集团)更是连续巨额亏损,分别高达 16.17 亿元、43.39 亿元。相比优信、瓜子,人人车烧钱不是最猛的,但也无法避免亏损,人人车 11 月单月总支出 2.71 亿,收入仅为 4000 万元。

行业环境如此,用户对线上购买二手车的认知度一时难以扭转,各家比拼的是耐力、是毅力,尤其是领军人的管理能力和组织的胜任力,这也许才是人人车更为致命的弱点。

李健是产品经理出身,曾任百度产品总监,后担任 58 同城产品副总裁、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没有过在一线冲锋陷阵的经历,被评价为「缺乏狼性」,公司内部员工私自牟利、飞单现象屡见不鲜。

2019 年 2 月,人人车业务模式转变为「合伙人制」,实质上是以松散的合作关系取代强雇佣关系,这也意味着销售、经纪人、评估师不再是人人车的员工,而是「合伙人」。随后,媒体便爆出人人车大量裁员,合伙人制度一度难以推行(盈利难、退出难),人人车的最后一颗救命稻草没了。

人人车历次融资信息如下:

易果生鲜:玩不转电商生鲜,让位盒马

虽然生鲜电商诞生了多个像每日优鲜、易果生鲜这样的独角兽,但根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统计:「在生鲜电商行业里,88% 处于亏损,7% 处于巨额亏损,只有 1% 能实现盈利。」可见,生鲜电商一直以来是块难啃的骨头,连阿里这样的电商巨无霸也没法完全搞定。

易果生鲜最初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投资,后来又引入了新的战略投资方——国内零售巨头苏宁。投资易果生鲜是阿里在新零售战略中的重要一环,阿里通过对生鲜电商领域的布局,以解决阿里电商体系内对生鲜品类的控制较弱、覆盖不足等痛点。

2017 年 8 月,天猫宣布向易果生鲜投资 3 亿美元,意在借助易果生鲜旗下的安鲜达冷链物流,加强天猫超市的生鲜物流配送等基础设施建设。

但在 2018 年 12 月,阿里巴巴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将天猫超市生鲜运营权转交盒马,易果生鲜转为服务于盒马、大润发、饿了么在内的阿里生态内新零售、新餐饮业务。

一年后,易果生鲜旗下生鲜电商平台「我厨」官网和 APP 暂停服务,同时,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被上海长宁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 1411.02 万元。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易果生鲜于 2020 年 10 月进入自愿破产重组。

易果生鲜历次融资信息如下:

人人贷:P2P 网贷终究回归于阳光下

2020 年 11 月 6 日,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表示:「之前,我们希望能够继续开展业务甚至有朝一日可以备案,这种努力一直持续到停标前的最后一刻。如果可以继续开展业务,就能用新业务(产生的利润)甚至融资去逐步化解风险,大家也不会有损失,也不会这么焦虑。」

而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透露,全国实际运营 P2P 网贷机构已经由高峰时期约 5000 家,压降到目前的 3 家。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 28 个月下降。

人人贷的努力是徒劳的,在监管升级的压力下,实现良性清退是网贷平台目前唯一可行的退出方式。曾经裹挟了一大批用户,堪称「庞氏骗局」的 P2P 网贷大戏,终将落下帷幕,哪怕是这场戏的头号主角「人人贷」,等待他的也将是曲终后人散离场的结局。

2014 年,人人贷获得了腾讯投资、挚信资本等 1 亿美元多投资,也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

但是伴随着 2018 年贝米钱包等 P2P 平台集中暴雷,人人贷也难以独善其身。

「2019 年,受政策变化影响,人人贷开始关店,从高峰时的 300 家下降到十几家,一线员工从 2 万多人下降到几百人。」杨一夫还指出,「2020 年疫情对小微企业影响很大,而人人贷主要经营的贷款客户是小微企业;这导致人人贷 2、3、4 月风险暴涨、垫付激增,只能通过短期信贷维持流动性……目前公司现金储备消耗殆尽」。

人人贷历次融资信息:

银隆新能源:误闯入独角兽行列的生产型企业

11 月 20 日,银隆新能源被被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过 1070 万元。此前,该公司已被多次列为被执行人。

这家成立于 2008 年总部位于珠海,以锂电池产业为主营业务的新公司,除董明珠个人以 10 亿元投资外,还得到了包括京东、万达集团等众多新老企业的战略投资。

摆在银隆新能源面前的至少有两条疑云:

一是,技术路线摇摆,新能源客车销量连续两年大幅下滑。

银隆新能源的核心业务钛酸锂电池在市场上遇冷,钛酸锂具有快充、循环寿命长(据称可以达到 30 年)等优点,但弊端也很明显,比市场主流的磷酸铁锂、三元锂电池价格贵,而且能量密度低、体积大。到底选择何种技术路线,这也是董明珠和管理层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的主要原因。

据中国客车统计信息网数据显示,2019 年银隆新能源客车销量达 2708 辆,同比下滑高达 62.8%;2020 年前 8 月,银隆新能源客车销量为 596 辆,同比下滑 56.65%。此外,银隆新能源前高管涉嫌骗取国家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金额高达 1.12 亿元。

二是,公司股份被拍卖,或是资金链紧张,或是管理层、股东寻求退出。

自今年 7 月以来,银隆新能源的股份频频挂在阿里拍卖网上的资产交易频道,10 月 29 日,公司的 900 万股被挂在网上拍卖,起始价为 2.43 亿元,不过并无人出价。截至这笔,银隆新能源累计共 4805 万股被拍卖,但成交的仅有 7 万股。其中,有些股份是因被冻结查封而由被执行人委托拍卖,有些是委托人直接拍卖。

银隆新能源历次信息如下:

独角兽是资本奶大的,但独角兽能不能健康成长,仅有资本显然是不能够的。

在行业风口期加速跑马圈地,在竞争激烈的角斗场上「拼刺刀」,在静默期练好内功——这些是独角兽们必经的一场「成人礼」,熬过了,就是鲜花与掌声;没有熬过,便是谷底和深渊。

话说回来,独角兽也好,上市企业也罢,创业是无限游戏,也是一场没有终点的竞赛。

——END——

点击【原文查看】“IT桔子独角兽俱乐部”,

看看哪些独角兽也应该被挤一挤水分?

推荐阅读

不到 3 年融钱 8 轮、还没产品就拿了 1 个亿,盘点 2020 年的热公司和小风口在 YY 之前,百度收购的这些公司就已经砸手里了起底阿里 400 亿投资失误,马云最后悔这件事拿了腾讯投资,他们还是把项目搞砸了张一鸣的门徒们真吃香,80% 的获投率可还行「2020 年全球独角兽 TOP100」榜单发布:中美两国占了 83 席,蚂蚁集团仍是老大

点亮桔子的星标,我们常见面吧

由于微信改版,信息流推荐顺序发生变化,桔子的消息更难找了,将桔子设为星标,就可以在前排找到我啦

分享、在看与点赞

只要你点,我们就是胖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